高老系统学习过中西医学理论,从事中医药52年来,以“潜心继承,勇于创新”为座右铭,主要致力于中医基础理论教学、中西医结合临床医疗和科研,先后共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出版专业及科普著作60余本。他的学术造诣与专业特长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1.潜心整理名老中医临床经验

    高老60-70年代在北京中医医院工作期间,曾用十年时间潜心整理北京中医医院名老中医赵炳南、刘奉五、关幼波、郗霈龄等的临床经验,他在全面继承的基础上进行整理研究,先后执笔出版了《赵炳南临床经验集》、《刘奉五妇科经验》、《关幼波临床经验选》等著作,发表与名老中医经验相关的论文十余篇,为北京地区名老中医经验的传承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其中《赵炳南临床经验集》和《刘奉五妇科经验》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2.探索创新研发中药新药

    高老兼备中西医知识,研究思路灵活,善于将现代医学前沿成果与传统中医药理论有机结合。1975年他参加卫生部药政局主持的部级科研课题“水牛角代犀牛角研究”,针对该研究的难点,他提出了“随机分组取代对照试验”的新方案,弥补了前一阶段设计方案的不足,经3省5市多家临床单位协作观察,历经一年时间由他执笔总结了两千多例临床病例,顺利通过了卫生部新药审评。该研究成果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在修订《中药新药审评办法》时,高老将“随机分组取代对照试验”的研究方法写入了“中药代用品”临床研究的法规条文中。目前水牛角浓缩粉已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1985年版),成为法定的犀角代用品,广泛用于中医临床,是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典范之一。

    1987年高老又参加了卫生部药政局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所、中国药材公司、山东济南中药厂、上海市中药研究所等科研单位与企业协作的项目——“人工麝香研究”。在该项目的临床研究工作中,他根据《中国药典》中天然麝香的功效主治,以中医理论为指导,选择具有明显对应性的病种开展临床试验,按照“随机分组取代对照试验”的方法,设计临床方案、监督执行,在5省市12家医院,用4个复方中成药、4个单方,经过10个病证的临床实验,总结并报告了近千例的实验结果,使该项目顺利通过国家新药审评。1997年该成果获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

    3.奠定燕京医学研究的基础

    20世纪80年代高老曾对近代施今墨创办的华北国医学院进行研究,并整理发表了学术论文。1990年高老参与并执笔《北京市中医科技发展研究》,对北京市90年代以来中医科研进行全面的分析研究,为今后的科研思路、方法提出了建议。2002年高老在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的领导下,作为首席科学家主持了国家中医药管理立项的部级科研课题“北京中医发展史略研究”。通过该研究,首次系统梳理了近现代北京中医在临床各科、医政、教育、科研、对外交流、出版等方面的历史脉络,收集了大量历史资料,并提出了燕京医学的3个基本组成框架:宫廷御医派、师承家传派、学院派,为燕京医学研究及北京四大名医研究奠定了前期基础。2007年该研究的学术成果《百年北京中医》出版发行。

    4.致力于中医药科普工作

    高老在从事中医药教学、临床、科研之余,还致力于中医药知识的科学普及工作,先后编写出版了《健康生活法》、《中医养生保健漫谈》、《人体的火》、《老中医解读中国居民膳食指南》、《安全使用中药非处方药》等中医药科普著作,还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大量科普文章。2003年高老主持了北京市中医管理局项目“北京中医药数字博物馆”的建设工作,使中医药知识通过互联网得到了普及。2012年“北京中医药数字博物馆”(中英文版)获国际大奖。2004年高老被评为北京市先进科普工作者。

     5.勤勤恳恳教书育人

    高老在学校工作期间,曾先后主讲过《中国医学史》、《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中药学》、《中药方剂学》等课程,听过高老讲课的学生不计其数。1983年高老获北京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高老在长期的教学与临床实践中,对中医舌诊、脉诊有独到的认识,他还总结整理形成了“中医临床辨证思维方法简要程序”,内容简练实用,可操作性强,便于学生掌握中医诊法和辨证的基本技能,大大提高了教学效果。1983年高老被评为北京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

    6.踏踏实实临床诊疗

    高老融汇中西医学理论,吸取多位名老中医治疗疑难杂症的临床经验,对内外妇儿各科疾病均有所长,尤其擅长治疗疑难杂病、免疫性疾病、代谢性疾病及各类肿瘤。他在临床工作中对患者态度和蔼,诊病认真、细致,每位患者都要“小病当成大病看,复诊当作初诊看”,从而避免漏诊和贻误病机,故临床疗效显著。2011年12月高老被北京同仁堂集团聘为“北京同仁堂中医大师”。

版权所有:北京市中医管理局   技术支持:北京科技大学 电话:010-62392326 邮箱:lileixu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