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这个词真的很俗气,被我们从小到大用了个千遍万遍。但是我还是不能不感叹时间实在是过得太快了。有时我们拼命想抓住,却无迹可寻,有时我们拼命的想逃离,却无所遁形。一个月的时间不长是一年中的1/12,是我生命中的1/840,但是奥地利之行让这个7月在我生命中闪闪发光。

201171,我们怀着有点忐忑,有点兴奋的心情踏上了那片充满童话故事的大陆,湛蓝湛蓝的天空,大片大片的农田,零星坐落的红顶小别墅,保存完整的城堡要塞,还有身边移动着的金发碧眼的人,电影小说中的世界真真实实的,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兴奋不已。抵达维也纳后我们一行十人就要分别去各自的城市了,我所要去的是奥地利第二大城市——格拉茨。虽然说是第二大城市,但是与我们的首都北京比起来还是太小了,而且也没有因斯布鲁克、萨尔斯堡这些因为旅游而久负盛名,整个城市都散发着一种安逸宁静的气息。由于医院方面没有安排到机场接我们的人,所以刚下飞机的时候,我们很是紧张。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语言也不是很通,不过好在我随身准备了便条把住处的地址记了下来,拿给出租车司机看,司机先生人很和气,英文虽然不好,但是简单的日常交流是没有问题的,热络的跟我们攀谈了起来,从这一点来看不能不说欧洲比我们国家英语普及的程度要好太多了。

我们住的地方是一幢专门提供给交流学生的公寓,我们六个人被分在了两个屋子,我们在的那间是四室一厅的,除了我们三个人以外还有一个非常热情的西班牙姑娘,不过她的课程已经结束了,在我们来的第二个星期就搬走了。屋子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省去了我们不少麻烦,心中大大的窃喜了一番。赶得比较巧,抵达的时候正好是周五,有一个周末可以调整时差,休息之余我们熟悉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欧洲的夏季日照时间非常的长,但是7月份的温度也仅有25℃左右。周末除了超市外商场都是不营业的,我们在路上闲逛,一直到9:00以后才在路上碰到了第一个行人,并且非常幸运的发现了一个小的菜市场,经过一番考察原来这儿的物价并不比北京高多少,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而且像车厘子这种北京市面上的昂贵水果这边只需要2.5/斤,但是蔬菜的种类很少和国内是没法比的。城市中比较著名的景点就是下面图中的城堡山了,山不是很高步行上去20分钟足矣,比较特别的是登山楼梯的设计非常的别致,从山脚下仰视很是觉得有比较壮观的,登上山顶向下俯瞰就可以把整个城市尽收眼底,这就是我们即将开始新生活的城市。

 (城堡山)

格拉茨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很大,每个科室都占单独一栋楼,我所在的就是急诊外科楼。与我在国内学习的医院不同的是,这里的分科非常细,像泌尿外科、儿童外科、普通外科、骨科等等,每个科室的手术室也非常多,并且没有英文标实。我被分在了泌尿外科学习简单的麻醉知识,刚去的头两天都在迷路,最后只能死死的认准一条路线才保证了每天按时上班。

可能由于手术科室交流的机会不是很多,所以大多数医生的英语都不是很好,但是带我的麻醉老师英语超级好。泌外的手术种类比较少,手术也是分为内镜和开腹两种,由于在国内没有在手术室实习过,并且由于本身专业是内科,所以对麻醉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是空白的,很多东西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激发了我的学习兴趣。老师很详细的给我讲解了麻醉监控表是如何填写的,对于一个麻师来说他们关注的不是病例的内容,多时是病人的整体状况,像牙齿有无缺失、体重如何、ASA分级是怎样的等等,依据这些来决定麻醉药物如何给、机械通气如何维持、是否会出现风险诸如此类。刚开始的一周对很多事情都很好奇,常常会被手术所吸引,每台手术只要是不一样的病人我都细细的观看,看他们是怎样做的,使用的器械是什么样子的。果然跟国内很不一样,其中最让我感叹的是缝皮,缝到皮肤的时候并不是像我们一样用线的,而是一个像订书器一样的东西,把皮肤对齐订上。其次就是一些小东西的摆放,每台手术开始之前麻师都会把需要用到的药品提前抽好摆放整齐,同时用写好名字的贴纸表明每管的药品,一目了然,用的时候也不容易出错。

(麻醉药品)

第二周的时候手术对我的吸引力已经没有第一周那么大了,大部分的手术我都已经见过,慢慢的就把注意力放到麻醉上了,老师也很有耐心的交我一些麻醉的知识,像麻醉药的使用、麻醉状态下呼吸机的使用等等。在国外比较常见的还是全身麻醉,吸入麻醉和静脉麻醉联合使用,常用的是SevofluranePropofol,还要配合镇痛剂和解痉剂,更重要的是根据手术的类型时间具体考量药物的种类。另外,我注意到国外非常的人性化,病人麻醉后他们会用胶布把病人的眼睛盖住,以防对角膜的损伤,这在国内的手术室并不常见,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一个典型的麻醉师操作台)

后两周负责我们外科交流学生的教授为我们调换了科室,我很荣幸的去了普外科,因为跟教授反映了我们的实习情况,说明了希望能有自己独立操作的机会,所以这次不仅为我们安排了一位英语说得比较流利的老师,并且非常幸运的是我得到了可以为病人开通静脉通路的机会。因为我是第一次,所以老师很耐心的让我模拟操作了一遍,国外都使用的是套管针扎入后多了退针的一步,但基本操作还是一样的。第一个让我操作的病人是一位非常胖的老太太,血管不太容易辨识,只在前臂找到了一根,尽管我有一点点紧张,手也禁不住有一点点颤抖,但还是一次成功。老师也非常开心的夸奖了我:“You did so well, that’s also difficult for me.”让我忍不住小小的得意了一番。随着我实习结束的日子越来越近,也迎来了欧洲的休假季了。带我的老师也是参与其中的一员,开心的去度假了,有点遗憾的是没有学到气管插管术。

充实的日子总是结束的特别快,短短的一个月不仅让我熟悉了奥地利,更为我开启了一个新的学科,让我学习到了自己专业课以外的知识,开拓了视野,也许在不久后的某一天我还会回到这片童话般的国度。

版权所有:北京市中医管理局   技术支持:北京科技大学 电话:010-62392326 邮箱:lileixu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