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伯华
孔伯华
救死扶伤

    老中医孔少华行医50 去世前13天仍在坐诊

     

      老中医孔少华行医50载,去世前13天仍在坐诊

    913日凌晨4时半,301医院心脏内科重症监护室,一只银灰色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音乐是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这是手机主人———67岁的老中医孔少华为自己起床而定的闹钟音乐。但这一次,这位老大夫不会再起床了,即使闹钟的音乐一直响下

    去。因为半小时前,老中医孔少华离开了人世。行医五十年来,没有什么能阻止这个倔强的老大夫给病人看病的欲望,除了死亡。830日上午,孔少华最后一次坐诊,他休息了两次,一次是半小时,一次是16分钟,接诊25人。下楼的时候,搀着他的学生张绍才已经感觉到老师没力气了。他愿意呆在诊所里,不愿意呆在家里。大女儿孔令谚说。即使在SARS期间,这位自17岁开始行医的老大夫仍然到多个门诊部接诊病人,并且要求去SARS患者的病房。因为没能如愿,他狠狠地拍了桌子,发出很大的响声。孔少华的脾气就是这样倔强。学生张绍才回忆,200311月,有位干部没有挂号,直接走进来,说他是一位局级干部,孔少华没有搭理他,给另外一位病人开完方子,他才说:我是给病人看病的,不是给局长看病的,你出去!孔少华将手里的圆珠笔重重地摔在桌子上。但对于一对外地来北京捡垃圾的老夫妇,孔少华却从未收过他们的挂号费。长女孔令谚说,从2000年年初到20044月,两位老人每次来看病,父亲都给点心和衣服,我爸经常帮他们垫医药费,只要他身上有。

      女儿孔令谚曾对父亲提议,30块钱的挂号费应该涨一点。因为这个,孔少华和女儿吵过架,他说:挂号费不能涨,涨那么高,老百姓怎么看得起病?”917日,400余位患者参加了孔少华的追悼会。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孔少华的家人并不认识。从小长大的伙伴、还有那些小胡同里来看病的老大爷、来自郊区农村的患者,再也不能和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大夫聊天、喝最便宜的二锅头、吃小店里的酱牛肉了。老朋友杨文忠说:他没架子,好交朋友。尽管很多人都知道这位老人是国内四大名医之一孔伯华的后人,但很少有人知道老人擅长做鲍鱼和鱼翅,喜欢喝白兰地和茅台。尽管卫生部曾经授予他全国首批名老中医的称号,但大儿子孔令谦说:我爸常说他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大夫,尽职就好。

      本报记者马金瑜

版权所有:北京市中医管理局   技术支持:北京科技大学 电话:010-62392326 邮箱:lileixu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