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三通法的创始人
                             
            贺普仁,字师牛,号空水,1926年5月20日出生于河北省涞水县石圭村。他是一位驰名中外的针灸专家,有“天下第一针”之美誉。自幼师从京城针灸名家牛泽华先生,22岁即在贺普仁诊所悬壶应诊,1956年调入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任针灸科主任达20余年之久,1990年被卫生部、人事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授予“全国名老中医”。 2008年经国务院批准、文化部确定贺普仁为第一批“传统医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针灸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09年被北京市卫生局、 北京市人事局、北京市中医管理局授予“首都国医名师”荣誉称号,同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授予“国医大师”荣誉称号;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教授、主任医师、中国中医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中国针灸学会高级顾问、中国中医药学术研究促进会理事、北京中医中药研究开发协会名誉会长、北京针灸三通法研究会会长、北京市武术协会委员、北京市八卦掌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国际针灸考试中心副主任、国际中医中药研究院名誉院长、日本针灸三通法研究会名誉会长、香港针灸协会顾问、南美洲中医研究学会顾问等职。
          一、师从名医,苦学仁术
          贺普仁幼年体质欠佳,偏食肉荤,厌食蔬菜,得了慢性胃肠病。后来求治于当时北京最负盛名的针灸医生牛泽华,结果手到病除。14岁那年(1940年),他来到北京前门外三眼井49号牛泽华诊所,投在牛泽华门下学习针灸。起步就在名医门下学徒的贺普仁,学习刻苦,大胆实践,虚心求教,认真总结,很快就成了恩师钟爱的得意门生。8年间通读诸多医学经典,背诵《内经》等重要经文以及针灸基本理论,跟师期间,不仅得到牛泽华的真传,而且学到老师高尚医德,受到牛老的格外器重。
    那时学医可跟现在不一样,老师根本不管你能不能理解他所讲的,唯一的要求便是要求你能背书。背不出老师虽不会体罚,但却会瞪着眼训斥:“为什么还没背过?”话很简单,但贺老说在当时被老师这样责备是比体罚还难受的。那么能背过的学生自然便是好学生了,老师对好学生又是怎样的呢?贺普仁的解释让我们都笑了起来,“干活。哪个学生干活干得越多说明老师越偏爱他。”“那老师一定很偏爱您吧?”贺普仁微微一笑,并不作答。我们又故意问了他另一个问题,“那您当时干过什么活?”这下,他可中了圈套:“抄过方子,生过炉灶,做过饭,还给老师倒过痰桶,当时真干了不少活呢!”
          牛老医师经常告诫弟子在学针灸的同时,一定要练功习武。但是弟子们大多半信半疑,觉得练功习武与针灸并无必然联系。贺普仁当时对习武一事也持观望态度,并不力行。2年后,贺普仁与师兄弟互相扎针,体会针感,发现有的人进针不疼,针感强,效果好;而有人则不然。再一询问,前者都是谨遵师命,认真练武者。于是,他认识到了武术对针灸有事半功倍的妙处。1944年,他终于结识了尹式八卦掌第二代名师曹钟升的高足张晋臣,张晋臣见他为人诚实厚道,且聪明好学,是可造之才,就力荐他到曹钟升先生门下学尹式八卦掌。
    由于贺普仁生性开朗豁达,为人仁厚谦逊,学练尹派八卦掌,不仅不抱门户之见,而且主动向其他门派求教,得以不断进步。后来,他不仅练八卦掌,还练静功,每天都要打坐。继而又学练了十八节刀、八卦连环剑、战身枪等器械。就这样贺普仁武医丹修,功夫自成,几十年八卦掌的修炼,炼就了一身正气。
          贺老认为,从事医学工作的,特别是中医、针灸、正骨大夫都应习练、研究武术,不但可以健身强体,还可以进一步提高疗效。他数十年如一日穷究医理、精研武道,把精妙的医术和神奥的八卦掌原理、拳法、内功有机地结合起来,铸成神针妙法,治愈了无数的国内外患者。
          1948年,贺老在朋友的帮助下,寒窗8年之后独自创业,租了两间房子开始悬壶应诊,在天桥附近的永安路上开设了自己的针灸诊所??“普仁诊所”。贺老告诉我们“当时条件十分艰苦,眼看要开业了,桌子、椅子都没有,多亏亲戚朋友帮忙,有的借钱,有的借物,总算开了张。”
          二、创立三通,神针妙灸
          1.创立三通,法立体成
          贺老在多年的临床实践经验基础上,不断总结、提高,博采众长,用全新的治疗思想,创立了独具特色的针灸治疗学体系??贺氏针灸三通法,形成了“病多气滞,法用三通”的独特学术思想。其内容为以毫针刺法为主的“微通法”,以火针疗法为主的“温通法”,以三棱针放血为主的“强通法”。他创立的“针灸三通法”影响深远,促进了针灸学术的发展。近年来,分别在美国、台湾、日本及东南亚等地成立了“三通法研究会”,在国际上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使他的学术思想得到了国际国内社会的普遍关注和承认。贺老的探索精神贯穿于临床全过程,对针灸经典中的禁区敢于尝试突破,如火针治疗下肢静脉曲张,打破针刺须避开血管的禁忌,以曲张血管为腧点刺,疗效显著,扩大了针灸治疗的病种。临床用穴讲求医者对患者的正气输入,创立了无痛进针法。对国内外针灸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贺氏针灸三通法是针灸学科建设中的重要研究内容之一,并参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北京市科委及卫生局多项重大中医科研项目。1999年“贺氏针灸三通法”被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立为专项科研课题,开展了贺氏针法治疗中风急性期和恢复期疗效评价及相关机理的研究,采用贺氏三通法对临床20余种病症进行了临床观察,完成论文十余篇,并编写出版贺氏临床经验介绍与贺氏针灸三通法的光盘2部;2001年“贺氏针灸三通法治疗中风病的临床应用研究及贺氏针具、针法的推广”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立为世界卫生组织“中医适宜诊疗技术研究”专项科研课题之一,2004年结题并通过验收。2008年《“贺氏针灸三通法理论”及其治疗中风病的应用研究》获中国针灸学会科技进步三等奖及北京市科学技术奖三等奖。同年《贺氏针灸三通法治疗中风病的临床应用》获得卫生部第二轮面向农村和城市社区推广适宜技术十年百项计划第八批项目。
          2.火针妙法,专克顽疾
          长期以来,人们认为中医治不了一些器质性的疾病。经过贺普仁多年的针灸临床研究证实,治疗效果也很好。像甲状腺肿瘤、子宫肌瘤、乳腺增生、乳腺癌、心肌梗塞的急救等都取得了良好疗效。他注重继承、精研经典、努力挖掘、勇于创新,对几近失传的火针疗法,自制针具,不断摸索,使火针疗法在临床治疗上取得了广泛的疗效。在近60年的临床工作中,总结了毫针、放血、火针等不同疗法,在针灸治疗高血压、白癜风、风湿性关节炎、针灸退烧的临床研究中,均取得较好的疗效。近年来他专心致力于治疗儿童弱智、子宫肌瘤、外阴白斑、慢性小腿溃疡、下肢静脉曲张、静脉炎等疑难病症的探索,取得了显著的疗效。特别是在火针治疗乳腺癌、帕金森氏综合症、运动神经元损伤等疑难病症上,显示出神奇的疗效。用火针治疗中风后遗症为其治疗的又一大特色。
    2000年,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基,在特大洪灾的救灾第一线肩膀受风,疼痛难忍,贺老前去诊治,几针下去,朱总理感激地说:“贺老,你这真叫是‘手到病除’哇。”
          3.著书立说,传道解惑
          贺普仁教授为国内外著名针灸专家,有“针灸泰斗”之称。贺老临证之余,重视临床经验的总结和提高工作,注重针灸医学理论的丰富和整理,潜心研究中医针灸理论,著书立说,曾经先后发表了20余篇论文,相继出版了《针灸治痛》、《针具针法》、《针灸歌赋的临床应用》、《长生食疗神谱》、《贺氏针灸三通法》、《毫针疗法图解》、《火针疗法图解》和《三棱针疗法图解》、《针灸三通法临床应用》、《灸具灸法》等11部专著,1973年《针灸治疗输尿管结石研究》获北京市科技进步成果三等奖;1998年其学术论文《针灸治疗小儿弱智》获1998年香港中医药及中西医结合交流大会优秀论文奖; 2001年《贺氏针灸三通法》获北京市科学技术进步奖;2004年《贺氏针灸三通法临床应用》一书获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学术著作三等奖;
    为了让更多的临床针灸医师掌握火针疗法,他多次办班讲授技法,使火针疗法在全国各地和部分国家、地区造福于患者。1991年贺普仁教授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市卫生局指定为国家500名名老中医之一,并为其配备国家级徒弟、市级徒弟,先后带徒8名,带教研究生3名,所传带硕士研究生及学生达400余众,可谓桃李满天下。其总结提出的“医德、医术、医功”三位一体的针灸医师培养方针见解独到,高屋建瓴。
          1997年他被收入英国剑桥名人传记中心第十二版《国际名人录》、《澳大利亚及太平洋国家名人录》;1998年获世界知名医家金奖,并荣获二十世纪杰出医学奖证书。他每年都应各地医疗单位的邀请,不辞劳苦前往授教,以求深入广泛地弘扬和传播针灸技艺。
          4.弘扬针灸,胸怀世界
          远在1976年,贺普仁教授就因他那束银针创造的奇迹而蜚声海外。那年他奉派参加了赴西非布基纳法索(当时称上沃尔特)的医疗队。他是医疗队中唯一的一名中医大夫。贺大夫的医疗技术很受外国朋友欢迎,为二百多位患者医病,常是贺普仁一天的门诊工作量。在异国他乡,贺普仁的医术被传为佳话,邻国的患者也慕名来就医。看到贺普仁的医疗成效,拉米扎纳总统要求贺普仁为他的小儿子治病。总统桑古尔•拉米扎那将军的小男孩穆罕默德,是个先天狂躁型的弱智病儿,雨天往雨地里跑,平时常在豪华的总统官邸随地大小便,肆意损坏贵重摆设和器皿。总统遍寻名医为之治疗,都以失败而告终。这次,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找到了中国医疗队里的这位唯一的中医针灸专家。经过贺教授几次针治,奇迹出现了,孩子知道躲雨,知道找便盆了。又诊治了几次,竟然跟其他小朋友一起做起了游戏。再不久,小家伙就上学读书了。对此,布基纳法索的报纸、电台一再为之报道。总统夫妇也非常感激贺教授。为了表达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总统授予贺教授一枚国家骑士勋章。通常这是授予外国元首或政府要人的一种很高的荣誉。贺教授的名声很快就远远飞出了西非的这个内陆国家。有一天,经他治疗的病人竟然多到260人,诊室的门窗都被挤破了。
          1991年贺普仁当选为中国国际针灸考试中心副主任,并在当年举行的首届国际针灸专业水平考试中担任主考官。
          几十年来,贺老曾代表中国针灸界出访过十余个国家和地区,他精湛的医术使得中外医学界同仁们惊叹不已,为中国针灸走向世界做出了贡献。
          5.医德高尚,普施仁术
          5.1诊治认真,不计贫富
    当时他的诊所附近有很多有名的中医大夫,例如苗振平、沈大海、白守谦等,他在他们中间不免显得过于年轻。如何能让患者来找自己看病,贺老有自己的主意,那就是:一是要从技术上下功夫;二是病人不论白天晚上,何时来何时都要应诊;三是在诊费上不能太认真,有钱、没钱都得看。这3点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不容易了。但他每一点都做到了,尤其是第3点。他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从端午节到中秋节,一个月他大约有600元没有收,100天,那就是有1900元诊费被他免了。这个数字在当时可是个天文数字了。也就是凭着疗效突出,服务态度好,以及诊费上的不“认真”,他的名声越传越广。名气大了,他也没有骄傲,对老大夫仍然是相当尊重。这种态度使得不少有名的老大夫常把病人介绍到他那里去:“那里有位小大夫治得不错,你可以去找他。”从此,“小大夫”的名号不径而走,许多远方病人慕名而来。
          5.2救死扶伤,宅心仁厚
          在医治过的这么多病例中,有些病例贺老记忆犹新。有一个姓贾的农村孩子,四岁时得了百日咳,后转为肺炎,住院后肺炎治好了,但却双目失明了。当时,一家医院诊断为皮质盲,说治不了。家人在绝望之中,找到了贺普仁。他也没有见过这种病例,但他大胆地给他进行了针灸,当时孩子就有了视觉,能看见东西,经过8次针灸,孩子的视力神奇地恢复了。
    他不仅有精湛的医术,还有高尚的医德。当时,天桥地区是穷苦人的聚集地。翻翻当年普仁诊所的帐本,欠账百元者有,欠账千元以上者也有,这从不收讨的陈年流水帐,道出了芸芸众生,悠悠我心。这小本本有他为人的份量。
           5.3公私合营  弃私图公
          1956年,而立之年的贺普仁,毅然关闭了患者盈门的私人诊所,同许多北京有名的中医大夫一起聚集到北京中医医院,到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当了一名普通医生。弃私图公之路是光荣的,以121元的工资,养活11口人的一个大家,生活也是严峻的。贺普仁说:“生活困难点是自家小事,走社会主义道路是国家大事。”
          医院刚刚成立,百业待兴,贺普仁年富力强,技术精良,这个全医院年龄最小的大夫被众多老前辈及医道同仁推选为针灸科的负责人,那年他不满32岁。一上任就大刀阔斧干了起来,经过几年努力,医生人数从原来的几个人发展到三四十人,成为当时全国中医第一大科。1958年正式任命为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第一任科主任,一当就是21年。
          21年来贺普仁把一生最富有朝气的青年及最富有成果的中年贡献给了中医事业,为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的建设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不幸积劳成疾,因患重病,于1989年退居二线,但他仍担任着北京中医医院学术委员会顾问工作。
    贺普仁有个图章,上面刻着“一人二人”四个字,意思是一个人要干两个人的事。这枚图章恰是他人生追求的真实写照。
          6.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2002年6月15日,是贺普仁教授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76岁高龄的贺老实现了自己多年的夙愿,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让中国针灸走向世界,造福全人类,是贺普仁教授奋斗的最高目标。为了这一目标的实现,1991年11月贺老曾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撰稿发表《中国针灸发展之我见》。
          2003年当“非典”肆虐北京时,贺老向中央国务院吴仪副总理上书及向北京市市委刘淇书记、王岐山市长和卫生部副部长兼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佘靖局长致函。提出针灸参与治疗SARS的建议。其制定的针灸取穴方案被国家卫生部采用并运用于临床治疗,取得良好的效果。
          2006年,贺老自费十几万铸造现代仿真针灸铜人,他说:北宋仁宗天圣年间,朝廷命翰林医官王惟一考订针灸经络,著成《铜人腧穴针灸图经》三卷,作为法定教本,官颁全国。在书成的次年,王惟一又设计并主持铸造了两件针灸用的铜人,铜人与真人大小相似,胸腹腔中空,铜人表面铸有经络走向及穴位位置,穴位钻孔。北宋天圣针灸铜人是世界上最早的人体模型,铜人上总穴位有657个,穴名354个,开创了应用铜人进行教学的先河,既是针灸医疗的范本,又是医官院教学和考试的工具,在医学史上有重要意义。大约100年后,由于靖康之乱,两座铜人散失于民间。后来,我国又铸造了不少针灸铜人,官方修铸的除明正统铜人外,还有明嘉靖铜人,清乾隆铜人,清光绪铜人等。民间所制者亦不鲜见,同仁堂系的乐氏药店在各地有多尊铜人保存至今,其他还有锡、木等材质制成的针灸人体模型散见于民间。朝鲜、日本也有多个产自我国或其自行制造、仿造的针灸铜人。这些都为针灸教学起到了一定作用。
          贺老经过考证和研究,自行设计并铸造了针灸铜人,希望能对针灸修习和传承起到一定的作用和贡献。这也是他对针灸事业的一份心愿。
          贺老现已年愈八旬,仍然收徒授业;虽已卧病在床,仍笔耕不辍。亲自指导《针灸宝库-贺普仁临床点评本》的编写,本书成为北京市社科十一五重大项目立项,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中医药大学等多位针灸著名学者参与,集中数十人对明、清两代针灸学专著共计150余本,进行临床内容的点评。为近现代针灸文献的系统整理填补了空白。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今天的贺老,每天都在进行身体的康复锻炼,每天都在做能做的工作……
版权所有:北京市中医管理局   技术支持:北京科技大学 电话:010-62392326 邮箱:lileixu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