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学义
裴学义
学术思想
        裴学义先生为北京四大名医孔伯华之关门弟子,擅长用辛凉药治疗各种温热病及疑难杂症,在六十年的行医生涯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在京城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
        裴老认为,小儿多为纯阳之体,素体蕴热,“六淫之气,皆从火化”,无论外感风,寒,湿,热或内伤饮食,易化热化火,加之气候变化,夏季炎热,冬季变暖,内外合邪,故临床多见湿热蕴郁之热性病,用药应偏之辛凉,清利湿热为常用大法,善于重用生石膏治疗小儿发热,认为其既可泻火解表,又可生津除烦,不同于其它凉药,有宣透的作用,可使药后毛孔微汗,以助退热。但切不可一味的寒凉药,特别是温热病后期,由于邪热日久或大量寒凉药,易耗伤真阴,更要时时注意调护脾胃,顾护阴液。“以脾胃为本”是裴老学术思想的主要部分,提出了“伤于脾胃,困于湿热,乃生小儿之疾”的理论,反复强调脾胃的重要性,脾胃旺则百疾不生,脾胃壮则五脏六腑皆壮,反之皆弱。在临证中裴老不论治疗外感,还是杂病均注意调理脾胃之气,关于胃者,必从胃治,不关于胃者也时刻不忘脾胃这一根本。如诊治乳儿黄疸,在清利肝胆湿热的同时,加用云苓、白术、莲肉,建曲等建脾调中以助胆汁排泄。治疗肾病综合征则重脾肾两脏,认为“肿胀”是由脾虚不能制水,肾虚不能温阳化气,水湿壅塞经络而成。益气建脾补肾以达先天生后天,后天助先天,精血受固,滥水得治,水肿自消。对于反复咳嗽患儿,裴老在治肺的同时,注意调理脾胃,常选用半夏、化红、内金、焦楂、草叩、砂仁、炒莱菔子等,清泻胃肠积热,健脾化痰,而收良效。裴老常说:“顾护一份阴液,保护一份生机”,在治疗中注意保护胃津,滋潜下焦。常用石斛、生地、元参等以滋养胃阴,对长期发热不退的患儿裴老善用青蒿、鳖甲、生知柏、竹叶、元参、生地、骨皮以滋阴退热。老师精研历代医家经验,取各家之长灵活应用,但遵古而不泥古,在临证中注意把中医辨证和西医辩病相结合。裴老在诊治乳儿肝炎时,对黄疸重,肝功能严重收损的“阴黄”患儿,及时做腹部B超、同位素扫描、病毒检测等检查尽早明确疾病性质,在中药治疗的同时,或加用西药抗病毒治疗,或选择外科手术治疗,更好地发挥了中药的作用,其疗效得到院内外同行的认可。在潜方用药上,裴老源于古人而有新论,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用药特点。善用对药、生药、藤类药,量小力专,处处体现重视脾胃,顾护阴液,清利湿热的学术思想。
        老师善用整体观念论治各系统疾病,“从肝论治”就是老师学术思想的体现。人体的各个部分都是有机联系的,五脏六腑,虽各有不同的生理功能,但相互之间确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全身各个组织器官相互协调,相互制约共同完成人体的各种功能活动。肝脏与小儿的生理病理密切相关,其中,以肝与脾、肝与心、肝与肾关系最为密切,肝脏的功能失调,就可引发多种疾病。小儿体禀纯阳,“肝常有余”无论外感风、寒、湿、热或内伤饮食,易化热化火,故外感热病居多。阳旺化火,伤津耗液,肝脏失于滋涵,可出现“肝风内动”抽搐等症。肝主疏泄,喜条达,协调人体气机的升降与调畅。肝气的疏泄功能正常与否,直接影响到人的精神神志方面。只有在肝气疏泄功能正常,气机调畅的情况下,才能气血平和,心情舒畅。反之,肝气失其疏泄之职,气机不调,就可引起情志方面的异常变化,如小儿多动症等。肝失疏泄,“肝木克土”,脾失建运,可出现脾胃功能失调,故临床上小儿常见的厌食、消化不良,脾胃不和等消化系统疾病,都和肝气不调有关。“肝肾同源”,肝病及肾。肝病日久,必耗伤阴血,子病及母,使肾阴不足,引起相火亢盛,造成“水不涵木”,出现肝肾阴虚之证可致月经不调、关节畸形等症。裴老结合几十年临床经验,以整体观念指导辨证施治,总结“从肝论治”以清利肝胆湿热、疏肝理气解郁、凉肝熄风止惊为主要治法。清利肝胆湿热代表方剂为“清肝利胆退黄方”,常用药物茵陈、金钱草、通草、黄柏等,清利湿热,调畅气机,疏通胆道。疏肝理气解郁法常用菖蒲、郁金、厚朴、川楝子等行气开郁,但结合病因病机有所区别,如月经不调等妇科病,以香附、乌药梳理肝经郁滞,散寒止痛。脾胃病出现腹痛腹胀,以乌药、橘核温开辛散,理气止痛。小儿多动症烦闹不安以菖莆、郁金清心醒神,开窍解郁。凉肝熄风止惊法裴老常用钩藤、僵蚕,石决明配白蒺藜为对药。全蝎、生磁石、生牡蛎、杭菊等在诊治小儿多动症、癫痫时经常选用。
        裴老特别强调脾胃在肝胆疾病中的重要作用,疏肝的同时注意调护脾胃,正所谓:“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指出“大病必固脾胃”。肝肾同治,重视先后天的滋培,调升降之机,于补中祛邪。这是老师治学方法和丰富临床经验的独到之处。
版权所有:北京市中医管理局   技术支持:北京科技大学 电话:010-62392326 邮箱:lileixu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