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嗣伯
孔嗣伯
学术思想

         孔嗣伯继承并发展京城“四大名医”孔伯华的学术思想,父子两代在京城行医近100年,为燕京地区中医学术思想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孔嗣伯结合北京地区患者的特点,将温病学辨证思想应用在中医内、外、妇、儿、五官科等诸科,发展了中医温病学,并形成了一套具有鲜明特色的孔门家传方药。
    (一)重两纲,首辨阴阳 
       孔老在临证中最重视辨证,认为伯华先生所言:“医之治病,首先在于认证,将证认清,治之则如同启锁,一推即开”,非常正确,孔老在辨证中主张两纲六要,强调阴阳为总纲,下统表里寒热虚实为六要,临证之中,先辨阴阳,以求其本,病本即明,虚、实、寒、热,则迎刃而解,两纲六要不能平列,因为表里之内又有阴阳,寒热虚实之间也可再分阴阳,这样使辨证纵深和精细,适合临床对疾病尤其是疑难杂症的辨证论治。


    (二)重正邪,提倡三因制宜
       在临证重视正邪之间的辩证关系,认为“邪之与正,二者并重,扶正可以祛邪,祛邪亦可以扶正,是互为因果关系”,在临床辨证中不泥于古,重视变异,提倡因人、因地、因时制宜, 认为现代人“阳常有余,阴常不足” ,阴虚阳亢的体质较为多见,湿热为患为多,以脾湿与肝热为主,治疗多以清利湿热,临证喜用介类和芳香鲜药,尤擅长使用石膏,非常具有独家特色。

    (三)重开“郁”,肝郁为先
       朱丹溪云:“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拂郁,诸病生焉。”孔老对此颇以为然,认为朱丹溪的“郁证学说”在内科杂证治疗中仍有价值,至于郁滞何来,则要详加辨证,但往往气郁为首,血痰湿郁从之,肝气不舒,木郁土壅,肝热脾湿为多, “开郁”则遵《内经》:“木郁达之,火郁发之”的原则,将通经、活络、疏散、清利、渗透等治法夹杂灵活应用。

    (四)眼病重整体,中西结合:
       孔老长期在同仁医院工作,接诊了大量眼病病人,认为,眼病的辨证论治必须立足整体,不可只局限于眼科局部,而且必须吸收西医所长,参照现代医学检查。此外,天有四时之变,人有长幼男女之异,对眼病的辨证也必须结合患者体质和时地的差异,在内、外、妇、儿诸科辨证基础上,参照运气、地域特点,结合眼科局部辨证和现代西医学检查展开。
     
    (五)论治学
       孔老治学主张熟悟经旨,作为临床大家,非常推崇“金元四家”的医学思想,认为金元时期战乱纷扰,疾病丛生, “金元四家”是经过大量的医学实践被患者所认可的名医,其学说也都是来源于反复的临床实践,真实可信,极具价值。

       在学好经典的同时,教导后学要吸收众家所长,“兼收并蓄、博采众方”,不要介入学派纷争,保持一种“少一些争议,多做些学问”的态度,认为学派是学术发展应运而生的产物,随着时代的发展,中药的品种范围在扩大,在用药上有很大余地,就不应该在学派上再做人为限制。金元之后,清代温病学说异军突起,涌现了很多卓越医家,象叶天士、王孟英都是学验俱丰的医家,其学说都有闪光之处。

       在积极肯定一些名家的同时,孔老对一些徒有文才,临证不多,稍有疗效,就著书立说,广传天下的医家,则敬而远之,他经常提醒后学不要被虚名所惑,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在读一个医家的著作时,不要被他对仗工整,如诗如赋的文词所迷惑。医学是科学,不是文学艺术,中医理论中有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但一定要落在实处,在学习一个医家的著作时,要关注他的行医经历,一个没有长期在临床实践的医生,他的天赋再高,名声再大,理论再精妙,也很可能是闭门造车,经不起临床检验。

     


     

版权所有:北京市中医管理局   技术支持:北京科技大学 电话:010-62392326 邮箱:lileixu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