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益民
高益民
医论医话
    高益民教授继承老中医学术经验心悟   
        中国医药学(以下简称中医学)是东方科技与文化智慧的结晶,历经千年而不衰,几经摧残而不折,靠的是临床确切的有效性。在现代医学迅速发展的今天,非但没被消灭,反而沿着自身的规律向前发展,并得到15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文化的认同。在学习继承老中医学术经验的过程中,卫生局曾任命我师从肝病杂病专家关幼波,除了认真完成临床治疗任务以外,还在院领导的指示下,研究整理赵炳南、刘奉五、郗霈龄等多位名老中医的学术经验。主要执笔出版了《赵炳南临床经验集》、《刘奉五妇科经验》、《关幼波临床经验选》等专著,并公开发表了《郗霈龄救治伪膜性肠炎危重症的经验》等多篇学术论文,使我受益匪浅,感悟颇深。现将我继承老中医学术经验的心悟简述如下:
        一、“四心”为主导
        所谓四心包括:诚心、细心、耐心和用心。
        1.诚心
        诚心,即诚心诚意地尊敬老师,特别是对有独特专长的老中医,如果你不诚心向他学习,他绝不会把他的秘方、独特技艺教给你。例如:五十年代在北京中医医院为某中医专家配了三个徒弟,历经三年,仅仅整理出24个经验方。由于诚意不足,老师也就埋头看病,很少讲解,更无心传授,故而收益甚微。后来院长将任务转交给学校,我诚心诚意地重新收集他的门诊、病房和外出会诊的病例,并提出多种问题向他请教,结果编写成专著出版。
        2.细心
        对于老中医,他的学术经验往往是从临床实践中获得的,而且经过反复的验证,逐渐定型下来,很多经验并非很系统,有的还比较“凌乱”。因此,必须细心地记录,反复地提问,特别要注意他不经意间说出的一两句话,应当立即抓住这“一带而过”的词语,或许会隐含着很深奥的医理。例如:在整理某老中医的经验时,他突然冒出一句“冲任不能独行经”,不强调其意义,更不重复再说。我立即抓住这句话,要求中断谈话,提出不少问题,请他回家思考后回答。他把这种挖掘老中医学术经验的模式,幽默地称之为“过堂”。最后,我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写出了略谈“冲任不能独行经”一文,丰富了妇科辨证为“冲任不调”,“冲任不固”等病症,即是通过调理肝、脾、肾三脏的功能,达到固冲任,调冲任的功效。
        3.耐心
        在我系统学习完中医理论课后,临床实习大约有十个月时间,开始曾跟过杂症病大家卢冶忱。他诊病时重视脉诊,往往先诊脉用时较长,短短几句问话,望舌之后即可确定辨证。而后立法、处方、遣药,全部过程“干净利索”。我是初学者,跟不上他的思维方法。后来我仔细地观察他的诊疗过程,实际上他从患者走进诊室的那一刻,就两眼盯着患者,从形体、步态、面色、妆容方面,已经有了初步印象。之后,他把自己从医诊病的过程,十分耐心地教给我们。要求我们每天上午只看一个病人,四诊八纲,仔细详尽,特别是在辨证时,要作详细的理论分析。经他审阅合格后才能过关。
        4.用心
        学习中医过程中,我跟随实习最长的老师是位肾病专家姚正平,他对温病也有很深造诣。记得当时在同仁医院中医科临诊实习,除了指导我们以外,还接受病房会诊。当时大叶性肺炎流行,西医使用抗菌素5-7天体温不降,请他会诊我都跟着。四诊之后处方三剂,全部退烧,临床痊愈,主治西医甚为赞赏,对我也有很大启迪。于是我便联合全班散在其他四个医院实习的西学中学员,请他们把发烧的病例,全部提供给我,约计500多例。实际上是把几位指导老师治疗热病的经验汇集起来,综合分析之后,撰写了“疑难发热的中医辨证论治”一文,包括证型、热型、辨证、用药均进行详细阐述,充分发挥了中医治疗疑难重症的特点和优势,迄今为止对我用于治疗耐药菌株感染所引起的败血症等急危重症,都能起到很好的效果。遗憾的是他健在时,我都未能为他写本经验集,直到前几年才从他的第三代传人处,得到了姚老有关肾炎辨证论治的讲稿,重新学习后,收获很大。
        以上四心,是相互联系而又统一,关键在于诚心诚意地向老中医们虚心学习,潜心继承。
        二、“二忆”为意念
        所谓二忆包括:忆念、记忆。
        1.忆念
        忆念与上述的诚心诚意相关联。在漫长的封建社会意识影响下,古代的医学家们,因为忙于诊疗和维持生活,发表医话、医论的主动性和机会相对较少,更由于秦始皇“焚书坑儒”,不少珍贵的医籍亡佚较多,前贤们也都顾虑重重,深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在我主持编审《百年北京中医》时,在对民国时期的医事调研中也发现北京的中医药人员,仍然是以“师承家传”为主,而且也有“传男不传女”的倾向。但从20世纪30年代初期,北京当时的四大名医,受“西学东渐”和中西汇通派的影响,于1930年创办了北平国医学院,1932年由于办学宗旨的分歧,又成立华北国医学院。两所院校的毕业生,通过医师资格考试,即可取得执业医师执照。因此,中医药的发展由以师承家传为主,开始增加了学院派的来源。尊师敬业的医师理念逐渐增多,连同传统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观点,已上升为师徒关系的主导理念。
        2.记忆
        记忆是获得知识运用技术的本能。学习中西医学都需要有良好的背诵能力,由于每个人的记忆能力有差别。学习中医和西医也有很大的差别,西医学教育已有系统的规范化的教学体系、机构、教师、教材和实验室等。而中医教育自古以来,从神农尝百草、伊尹制汤剂,直到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以及清代程钟龄《医学心悟》的八纲辨证等,都需要熟读背诵。又如《药性赋》、《汤头歌》等中医科普读物,也需要经常背诵。我所接触过的老中医们,对于医学经典有的可以“倒背如流”。例如已故中医皮外科鼻祖赵炳南,经常说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经验不带走”,他不但熟背中医经典,而且还诲人不倦,主动把经验留传给后人。在为他写经验集时,每到星期二的下午,他会退掉一切事务,为的是要开“重要会议”(为他写书)。当时的情景,使我终身难忘。
        三、发掘提高为目标
        毛泽东主席题词:“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1.首先是中医临床医学的逐步提高
        中医学的发生是从临床实践开始,千百年来,无数的中医师们从“肩背葫芦,手摇铜铃,走街串巷”为患者治病,逐渐发展成为多学派、大数量的医家坐堂待诊,始终未脱离临床实践,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秦汉时期张仲景就是从大量救治病人总结出的经验,撰写成《伤寒杂病论》,后经改编为《伤寒论》、《金匮要略》,医家们一直沿用至今和发挥。而我所遵守的原则是:“小病当作大病看,复诊当成初诊看”。
        随着中医学自身的发展规律,传统的中医学已经发展为现代中医学,不但为国人服务,而且正逐步享誉国际。各位在各自的临床实践中,也要及时总结经验,发掘安全有效的经验方,为开发新药提供高水平的新组方。例如:赵炳南就有创新的处方24个,其中就具有不少开发价值的方剂。
        2.对于中药业的挖掘提高
       不仅是药界生产方面的大力作为,也要从临床上选择安全、疗效稳定的经验方,为开发新药提供有价值的经验方,包括新发现的药材和新的中成药。为此,也要开阔眼界,使用的药材也要不断地扩大其品种,“发掘”它的药效范围。我的理念是:“经”不离手,“方”不离口,经验不保留。
    结语
        本文是我在近十多年继承老中医学术经验的实践中感悟提炼出的心得体会。即是以诚心诚意为主导,细心、耐心、用心地向老中医们学习,继承研究总结他们的经验,多以实际病案为主,提炼出他们的学术特点。从方法学而言,我的心得体会也可以说是继承总结老中医们临床经验的经验,希望对初学中医者或开始跟师学习的同志们有所裨益。
版权所有:北京市中医管理局   技术支持:北京科技大学 电话:010-62392326 邮箱:lileixu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