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鸿谟
王鸿谟
救死扶伤
    患者宋** 女 59岁  北京市人
    初诊:2012年1月5日 节气—冬至。就诊地点:首都医科大学中医门诊部;主诉:胃脘不适、左侧腹部时痛两个月。患者2个月前体检时发现胰腺肿物,性质不确定,后就诊于多家医院,行B超、CT、MRI以及血液生化、肿瘤标志物等反复检查,最后肿瘤医院确诊为胰腺胰头癌。肿瘤医院建议进行放疗化疗,因病人不肯未做。
    【望诊】由病人家属搀扶进诊室;患者情绪低落,焦虑,紧张。
    【色诊】面色晦暗偏青;肝色部暗青,胰腺色部有暗斑;舌色暗红,舌体胖大,舌两侧有青紫色肝瘿线,舌苔白腻;左耳胰腺穴区有肿胀隆起。
    【问诊】胃脘不适,胁肋胀满,左侧腹部时有疼痛,纳差,二便可,眠差。
    【切诊】脉象弦滑,左寸动脉。后背胰?有压痛。
    【既往】否认过敏史,手术史,不吸烟,不饮酒,否认传染病接触史。
    【西医诊病】胰头癌
    【中医辨证】?瘕:肝郁气滞,肝脾不和
    【处方】加味逍遥散和柴胡疏肝散加减
    【药物】柴胡10g    香附10g    郁金10g     枳壳10g
                炒白术10g  茯苓10g    川楝子10g   丹皮12g
                生麦芽30g  焦神曲10g  鸡内金10g   丹参10g
                茵陈10g    桃仁10g    红花10g     益母草30g
                苍术10g    藿香15g    炒白芥子10g 生山楂10g
    【煎服法】14剂,水煎,每日1剂,分次2服
    二诊:2012年1月19日,小寒药后病人食欲改善,胃脘胀满减轻,情绪较前好转,仍焦虑,昨日吃桂圆过量,胃纳较差。
    【色诊】面色略有光泽,肝色部暗青稍减,胰色部色斑依然;舌色暗,肝瘿线减轻,舌苔白腻;左耳胰穴区隆起。
    【切诊】脉弦滑,左寸动脉。
    【辨证】肝气不舒渐解;肝脾不和、湿热内蕴
    【处方】
    当归10g    炒白芍15g    海藻15g    煅牡蛎15g先煎
          藿香10g    茵陈15g      炒栀子15g  香附10g
          浙贝母15g  公丁香6g     全蝎3g     炒白术10g
          生麦芽30g  焦神曲10g    生山楂10g  鸡内金10g
    木香10g    土贝母9g
    14剂,日1剂,水煎分2次服
    三诊:2012年2月9日,立春。药后食欲改善,病人在王教授规劝下去肿瘤医院进行化疗第一天,化疗后正气受损,乏力,纳差,二便可。面色晦暗无光泽,舌色暗红,舌苔薄黄,脉滑数。考虑肝脾不和湿热内蕴。效不更方,前方加柴胡10克。14剂,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四诊:2012年2月23日。病人值第一化疗疗程,继续化疗,并服汤药调理。情绪尚可,纳差,时胃脘痛,乏力,有时盗汗,恶心呕吐,脱发。面色晦暗,舌色暗红,舌苔薄黄,脉滑数。效不更方,前方加炙鳖甲15g先煎。14剂,日1剂,水煎分2次服。
    五诊、六诊,病人住院化疗,由家属代为诉说病情,开药,守方治疗。
    七诊:2012年3月29日,春分。病人第一化疗疗程结束。现乏力,精神状态尚好,心情良好。面色晦暗,肝色部色青减轻,胰色部色斑暗青;舌色暗,舌边有齿痕,舌苔白腻;脉弦滑,右寸动脉。前方加茯苓30g。14剂,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八诊: 2012年4月12日,清明。病人面色有光泽,食欲佳,纳可,二便调,胰腺色部色斑减轻。继续守方治疗。
        九诊:2012年5月24日。病人自己开车,夫妻送来锦旗。临床症状全部消失。胰腺相关检查已经全部恢复正常。面色明亮润泽含蓄,胰腺色斑消失,相关学位压痛消失。
    继承人体会:
    胰腺有内分泌和外分泌两种功能,也就有内分泌和外分泌两种细胞。这两种细胞都会发生癌变,来源自内分泌细胞的癌,叫神经内分泌癌,就是苹果公司总裁乔布斯所患的胰腺癌,比较少见,多数情况下恶性程度比较低,病程比较长,治疗方式与常见的胰腺癌也有所不同。来自外分泌细胞的癌,就是一般常说的胰腺癌,是一种恶性程度比较高的肿瘤。多发生于中老年人,发达国家发病率高于发展中国家。随着我国生活水平的提高和饮食结构的改变,近年来胰腺癌的发病率呈现逐渐上升的趋势,并且有年轻化的倾向。
    胰腺癌的致病因素目前还不明确,大多数胰腺癌患者的主要症状是上腹部不舒服。有些病人可能会出现消化不良,食欲不好,或者一段时间内不明原因地出现体重明显下降。部分病人会有疼痛,疼痛与否和肿瘤的位置以及大小有关系,这种疼痛可能是腹痛,也可能是腰背部痛。另外,部分病人会出现黄疸,黄疸更多见于壶腹部和胆管下段肿瘤。但需要指出的是,黄疸的出现并不意味着肿瘤到了晚期,有些情况下正是由于黄疸才使得肿瘤得以较早期的发现。
    胰腺癌化学治疗的目的是延长生存期、改善生活质量及提高手术等其他治疗的效果,包括手术后的辅助化疗以及针对未接受根治性治疗患者的姑息化疗。
    本例病人,老师从“肝色部暗青”、出现“动脉”,确定病人过度紧张惊恐,辨证为肝气不舒,肝脾不和,先从疏肝理气治标入手。通过疏肝理气、健脾和胃,使病人紧张情绪得到缓解;待病人情绪安定以后,逐渐转用清化湿热方药,针对病人湿热内蕴病本,配合化疗守方治疗。方药看似平易,却使病人在半年时间内,不仅全部症状消失,而且经过胰腺相关复查表明,血液生化指标全部转阴,胰腺形态恢复正常。

    老师点评:

    胰腺癌被称为“癌症之王”,发病隐匿,发展迅速,预后恶劣,治疗缺少有效方法;单纯化疗、放疗效果没有保证,这是目前中西医学的共识。
        本病例以及大量癌症病例的痊愈非常有代表意义。可以看出中医药辨证治疗不仅可以促进肿瘤病人术后康复、对放疗化疗减毒增效、减轻晚期肿瘤痛苦、改善生存质量、延长生存等均有一定作用和优势,而且对治疗各期肿瘤均有积极作用。足以显示中医药的确切疗效,以及中医药治疗肿瘤的良好前景。

    附图:病人就诊照片
      

版权所有:北京市中医管理局   技术支持:北京科技大学 电话:010-62392326 邮箱:lileixun@126.com